李连成等著《中国需要多少铁路和公路》

  在各种交通基础设施中,铁路和公路的投资规模、资源占用最大,对国土空间的开发作用也十分显著。本书分析的核心问题是“未来我国究竟需要多少公里的铁路和公路?”

  确定合理交通运输网络规模的现实意义在于:满足经济社会发展对交通基础设施的需要,同时避免过度超前建设,造成资源浪费。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发展滞后,会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制约“瓶颈”,我国及世界交通运输发展落后国家在这方面的教训均较为深刻;交通基础设施建设规模过大和速度太快,会造成资源浪费和交通运输自身的发展负担,进而影响经济社会的健康发展。我国人口众多、耕地资源较少的基本国情,不允许交通基础设施过度建设进而造成资源浪费。

  目前我国部分地区在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中,片面强调基础设施投资对经济的拉动作用,一定程度存在贪大求高、盲目扩大投资规模等问题。发挥交通基础设施对经济的拉动作用要限于合理规模之内,适度超前建设中要防止出现投资和债务风险,要防止出现资源不可逆的大规模浪费。

  根据运输经济理论分析和美国等国家大规模拆除废弃铁路的历史实证经验,交通基础设施网络存在一个稳定的远景规模(本书将之定义为国家交通基本网),之后对于任何运输需求波动的应对都将是在这一基本网络的基础上进行调节和完善,而不会进行大规模的拆除、建设或调整。

  本书从运输需求对交通基础设施规模要求的角度,结合经济地理特征、经济社会发展阶段和资源环境约束条件,综合分析工业化、城镇化阶段和人口规模等发展趋势,并借鉴发达国家路网发展经验,考虑优先发展资源集约型交通方式,采用目标导向网络分析法和国际类比分析法,通过设定不同层次交通基础设施的功能目标,通过数理模型测算网络规模,对我国公路网和铁路网远景规模进行分析和测算。

  根据测算,我国铁路远景规模为19万公里,其中客运专线铁路为4万公里;公路远景规模为596.5万公里,其中高速公路为15万公里,普通国道网规模为26.5万公里。2040年前后我国交通基础设施规模将达到相对稳定的阶段。从运输能力供给的角度分析,交通基础设施应该适度超前发展。因此,在各种约束条件许可下,我国应在2035年左右建成国家交通基本网,发挥交通基础设施支撑国民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发展的社会责任。此后,交通基础设施总规模应该不会发生大的变动,只是根据运输需求的变化进行局部的微调,而交通运输更多地是通过基础设施扩能改造、优化运输组织、提高运输管理水平等技术进步手段来满足经济社会对运输服务数量和质量的要求。

  本书是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宏观经济研究院重点课题,对各省市制定“十三五”交通建设发展规划和贯彻落实“一带一路”国家战略有重要的参考价值。